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磊博士

经济学者,战略与资本市场资深专家

 
 
 

日志

 
 
关于我

任职香港某证券机构资产管理联席董事,《海外鏖兵(中国企业跨国经营实践案例及行动指南)》、《聚变(中国资本市场备忘录)》作者。中国上市公司市值管理中心学术顾问,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世界经济),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General and Strategic Management),曾任综合开发研究院产业基金与创业投资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北京市发改委中小企业服务中心顾问委员会委员,深圳市决策咨询委员会专家组成员。曾服务于IBM、MSI等跨国公司。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经济的2012  

2011-11-24 06:2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郑磊

       2012,这是个咒语,一个关于人类命运的大胆猜测。这一年,终于越来越近了。

       对于即将过去的2011年,令我欣慰的是,去年底所做的中国宏观经济中的通货膨胀发展趋势,以及相应的货币政策控制指标-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全部应验。又近年底了,谈谈明年的世界经济形势。

       今年我说得最多的是美国是否会跌入衰退阶段,中国能否加快经济转型,能否在欧美触发的全球经济危机之前安全着陆。直到今天,还没有答案,只好放在明年,继续追问了。占世界经济比重很大的还有欧洲和日本,之所以没提,是因为,我认为欧盟和日本早已进入了发展迟滞阶段,不再是世界经济的引擎。但是,我也并不悲观到会怀疑欧元区将解体,欧元会消失这样的境地。欧元区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脆弱,尽管现在仍面临艰难的选择和一波波的冲击,要想扳倒欧元,谈何容易。

       从欧、美、中的基本面出发,很容易得出一个判断,2012年世界经济将维持在一个较低增长的水平。而这仍依赖于一个关键假设,即欧美不会爆发恶性危机。这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的问题,还与国际政治密切相关。对于2011年资金的国际流向,我的预测是错的。我去年曾认为中国和香港以及一些新兴经济体将成为全球资金洼地。看来这是一个过于静态以及缺乏政治视角的片面看法。美国的应激性反应的激烈程度超出了我的预测。纠正了这方面的偏差之后,我预计随着美国经济衰退的加深或者突然恶化,针对欧洲和中国的各种对抗将更趋于激化,美国甚至会不惜挑起局域战争,以转移经济和政治上的压力。较为温和的方式,是做空欧元区和中国,以使其在身处劣势时,仍能保持相对优势。美国的这种对策,是国家战略,无论是哪个党派在大选中获胜,都不会有本质改变。可能让美国投鼠忌器的是其前六大银行和前十大货币市场基金对欧债的风险敞口也接近1500亿美元,因此,针对中国的攻击可能会更突出,其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吸引金融和产业资金回流,以支撑经济复苏的需求。奢望国际资金流向中国和新兴经济体洼地的想法,有可能是一厢情愿。

       既然美国是一个“自己过不好,也绝不会让其他国家过上好日子”的国家,我们唯一的希望是美国能HOLD住,不至于要孤注一掷地搞乱全球经济。然而,这一良善愿望恐怕会被大选年的党派斗争毁掉。不管民主党的大政府理念多么不合理,至少奥巴马提出的减少失业的方案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但是,共和党出于重夺总统宝座的考虑,恐怕会采取逢奥(巴马)必反的对策,为党派私欲而宁愿放弃国家利益。这可能会成为链式反应的导火索,一个我们不愿见到的事件逻辑和发生顺序是:党派恶斗美国经济恶化奥巴马政府孤注一掷,挑起战端或做空欧盟、中国欧债恶化、欧元区崩盘欧、美、中同时陷入衰退经济危机波及全球。

       假如不发生上述最极端的情况,那么欧美很可能会经历一个经济低迷的过程,一方面用于修复国家和企业的“资产负债表”,这个阶段被称为“资产负债表衰退”(Richard C. Koo2003)。而美国比欧盟的任务更重的是,需要改变消费文化,家庭去杠杆化,提高储蓄率,转变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倒挂的经济结构。这是一个依靠市场力量自然恢复的过程,时间甚至可能长达10年之久[1]。这就是部分学者提出的美国也许要经历类似日本的“失去的十年”。

       作为世界经济第三极的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越来越大。中国既依赖于欧美的经济表现,同时也存在自身特有的动力机制。欧美是外部环境,在中国宏观经济仍高度依赖出口的情况下,这一因素非常重要。只要欧美不爆煲,中国就能争取到一个难得的经济转型的良机。乐观地看,中国将经济发展引擎由投资和出口为主,转向以内需消费占GDP的接近一半,至少需要3-5年。中国需要一个哪怕不繁荣也应该足够稳定的外部环境。

       让我们对2012年做一个排除了最坏可能的预测,欧美或者会推出新一轮宽松政策,从而先维持住暂时的繁荣,或者采取听从市场自然过渡的策略。前者将会导致明年全球经济增长略高于预期,但会造成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通胀。后者导致增长低于预期,甚至出现一定程度的通缩。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欧美最终恐难逃衰退周期,中国如果不依靠自身力量,终究会受其所累。中国则应坚定不移地大力推进经济结构转型,去除制度性障碍。我预测2012年中国的通胀水平处于3.8%-5.8%之间,GDP增长率在8%左右。为了提高货币工具调节的弹性和有效性,利率市场化和金融资本市场创新将会有较大的机会。中国还需要重视的是加快缩小贫富差距造成的社会矛盾,预防在解决房地产泡沫、地方债务平台、影子银行和高利贷等问题上出现失误或者失控。总之,2012年,真得是如履薄冰,错走一步都会变成千古遗恨。我们应做好最坏打算,努力争取较好结果。

 

邮箱:prophd@126.com

[1] 英国首相提出英国无法在2015年完成减赤目标,而智库认为,英国需要10年紧缩才能达成减赤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30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