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磊博士

经济学者,战略与资本市场资深专家

 
 
 

日志

 
 
关于我

任职香港某证券机构资产管理联席董事,《海外鏖兵(中国企业跨国经营实践案例及行动指南)》、《聚变(中国资本市场备忘录)》作者。中国上市公司市值管理中心学术顾问,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世界经济),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General and Strategic Management),曾任综合开发研究院产业基金与创业投资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北京市发改委中小企业服务中心顾问委员会委员,深圳市决策咨询委员会专家组成员。曾服务于IBM、MSI等跨国公司。

网易考拉推荐

西方文明的基因  

2012-02-17 20:00:51|  分类: 书趣(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磊

 

       2011年,中国GDP总量已经排名世界第二,此前,这一位置被日本占据。日本和中国,在某种意义上讲,都属于“东方”地理范畴。而自公元1500年来,世界经济中心西移,美国至今仍代表世界文明的最高水平,则是世人共知的事实。英国著名历史学家、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尼尔·弗格森却在《文明》中提出了一个论题:“西方主宰世界的500年已接近尾声”。

       如果说“西方文明主宰世界已接近尾声”还有一定的道理,但断言东方文明将结束西方文明,就近乎荒诞了。这个“尾声”很可能是个长尾,继续在人类文明史上发挥不可忽略的重要作用。从公元1500年开始算起,文明开始西移,先是欧洲,接着美洲,到目前为止,美国成为西方文明的巅峰代表。可以预期,文明的迁移还将继续进行,地球是圆的,接着我们将迎来环太平洋文明时代。如不出意外,中、美将构成未来一段时期的两大文明中枢。

       笔者相信,就如文明的迁移方向和路径一样,继承性是根本特点。未来的文明必然要在吸取西方文明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尼尔·弗格森在《文明》一书中想解析的正是西方文明的基因。他从竞争、科学、财产权、医药、消费、宗教信仰和工作伦理等几方面梳理了东西方文明的差别。作者认为这些是一系列的体制革新。笔者将其归纳为竞争、产权保护、科学技术进步、全球化贸易以及有利于储蓄和勤奋工作的宗教信仰。关于产权、科技、贸易对世界经济和社会进步的讨论已汗牛充栋了,对此异议很少。作者从竞争和宗教信仰这两个方面对文明发展的分析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对于曾经领先世界的亚洲农业文明为何逐渐落没而被欧洲的商业和工业文明取代,尼尔·弗格森认为,亚洲各国之间差异性较大,国家之间体现为征服和臣服的关系,形成大一统的国家,稳定性较高,缺乏来自外部的改革动力。而欧洲的国家之间情况接近,处于割据状态,形成了多个君主制国家或共和国,其内部又分割为多个相互竞争的集团,促进了相互的交流,通过竞争的优胜劣汰,推动了整体文明程度的提升。他指出,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是可以避免的,通过交换思想、参效体制,不同文明在接触中可以实现并存,甚至相互融合。

       尼尔·弗格森对宗教信仰在西方文明中的作用的分析非常有创见。为什么西方在近500年里将大部分亚洲国家远远抛在后面,作者敏锐地指出,所谓“西方”,远远不是一个地理范畴,而是一套标准、行为和机制。西方文明也尤其精神核心,这就是基督教,具体地说,是新教。其伦理强调努力工作是一个人的使命,马丁·路德更是将其作为不仅有益于个人而且有益于整个社会的一种责任。新教伦理的概念最早的提出者马克斯·韦伯认为,新教伦理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条件,是国家繁荣的基石。这种观点认为,基督新教徒比天主教徒更注重实效工作。传统上认为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新加坡、日本等地是具有儒家价值观的社会。然而尼尔·弗格森指出中国目前有约4000万新教基督徒。一些估测甚至认为中国基督徒总数可能已超过1.3亿。基督教在中间层的精英人群中已经渐成时尚,而温州早在2002年的基督徒已占总人口的14%,被称作“中国的耶路撒冷”。这种看法有一定的合理性,中国目前遭遇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信仰缺失,基督教新教的积极因素有填补这一空缺的必要性和必然性。另外,日本作为东方国家,自从明治维新开始,伴随着向西方学习过程,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只是在近2年才被中国赶超。还有一个例子是作为文明引擎的北美与南美的差距。最大区别不是黄金、石油等资源的储量,也不是因为科技和贸易,西班牙人早在1500年就参与了全球贸易,确切地说,最大的不同就是理念的不同:关于人民如何管理自己的思想。至今我们中有不少人还不能正确地理解“民主”,将其简单地等同于自由选举。而作者指出,民主是建筑大厦的拱顶石,法治才是大厦的根基。准确地说,便是通过代议制立宪政府确保个人自由神圣不可侵犯,保护私有财产的安全。这些民主理念无法从伊斯兰教和其他东方宗教哲学中产生。这也许真是先天基因上的不足。

      文明是人类财富的总和,它是一个复合的体系,是由众多交互因子组成的非对称的集体。它行走在有序和无序之间,处于“混乱的边缘”的状态。这样的体系在一段时间内可能运转平稳,并能够持续地进行自我调节应变。但它也有出现危机的时候,一个细微的扰动就可能让它从良性的平衡状态滑向沦落消亡,正如一颗沙粒也能造成一座稳定的沙塔的坍塌。当今的中国,物质财富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增长,现在遭遇到了制度瓶颈,时代呼唤历史性的变革。尼尔·弗格森告诉我们,历史变革并非以渐进的方式来临。历史由临界点组成,充满了非线性结果和随机行为,但愿能以文明和保护文明的方式进行。

  评论这张
 
阅读(38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